《愤怒的小鸟》电影上映,Rovio靠着授权又能赚上一笔了?

题图 / 愤怒的小鸟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截至到今天,Boxofficemojo显示,《愤怒的小鸟》大电影已经在全球拿到了1.5亿美元票房。由于时间问题,票房总额中还未加入20号中国上映后贡献的2.2亿人民币票房和韩国票房,以及几个将在6月才上映的国家的票房。但是很明显,这部电影从票房上来说是成功了。主题简单、情节搞笑的模式,让它的受众者不限于《愤怒的小鸟》的游戏粉丝,还有全家老少。

然而,这部成功的电影能扶一把已呈亏损趋势的母公司Rovio吗?

电影成功或者不成功,Rovio依靠授权都能进账一笔

电影的上映,确实一改Rovio早前的颓势。在今年3月公布2015年财报时,CEO Kati Levoranta曾表示“公司已在2016财年的第一季度开始盈利,展望未来,今年余下时间将会非常乐观。”盈利的原因,来自电影将于上映之前早已开始的各种怒鸟授权。

在中国,我们可以在矿泉水、凉茶、口香糖等各种国内快消品品牌的包装上看到怒鸟,还能在淘宝上买到阿里巴巴获得授权的正版怒鸟周边,在国外还有更多数不清的授权产品。对授权和衍生品收入曾占公司总收入一半的Rovio来说,这无疑是一个良好的开头。

《愤怒的小鸟》电影上映,Rovio靠着授权又能赚上一笔了?

《愤怒的小鸟》定制版牛奶

电影上映之前纷至沓来的授权应该在Rovio管理层意料之中。

2012年,Rovio宣布将做《愤怒的小鸟》大电影,这个消息曾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销售下滑的趋势。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Rovio孤注一掷要拍摄这部电影。

目前看来,收回1.6亿美元总成本应该不太困难,甚至还有可能再额外赚一些钱。至少在中国市场看来,直到本周4都有30%的排片率,而9天后才到来的六·一儿童节,影院经理们早已为该片保底了26%的排片率。

当然,Rovio CEO早就说了,咱们根本就不会考虑本片的票房,合作者们的认可才是对Rovio真正的支持,看来他们还是更看重授权本身。

写到这里,ACGx不禁想到和《愤怒的小鸟》大电影差不多成本的《小黄人大眼萌》,其制作成本约为7400万美元,7500万前期宣传费用,换来了11亿美元全球票房,而授权更是达到了恐怖的850个品牌。授权是Rovio公司现今的主要营收来源,但是只靠一部电影,这种热度又能保持多久呢。尽管未来还会拍第二部,但是至少也是1~2年后的事情了。

说到底,Rovio始终是一家游戏公司,它曾经获得的授权都来自于游戏的成功。那么,《愤怒的小鸟》游戏又怎么样呢?

影游联动好像也不成功

在电影上映之前,Rovio发布了又一款新的弹珠类游戏,叫做《愤怒的小鸟冲冲冲》,而且还玩起了现在很流行的影游联动。

《愤怒的小鸟》电影上映,Rovio靠着授权又能赚上一笔了?

手机接收到片尾音乐的时候,即可解锁游戏关卡

除了角色和电影里一样,游戏里有两个关卡,分别是小鸟岛和猪猪岛,小鸟岛可以直接进入,猪猪岛则需要你去电影院,掏出手机,打开麦克风,收录电影结束后片尾的一段音乐,即可解锁猪猪岛。

中国影游联动的惯用手法是演员代言、电视剧剧情在游戏中同步演示、视频播放媒体或者电视台直接进行用户倒量,最成功的两个例子是《花千骨》和《蜀山战纪》,电视剧的播出为游戏带来了大量用户。《愤怒的小鸟》这个充满了科技感的联动方式显得高大上,但是再仔细想想,你是要带着下载好的游戏去电影院解锁,这联动方向是不是反了呢?

这与众不同的影游联动方式,大概只能理解还是为了《愤怒的小鸟》电影的品牌宣传效果,把未来的授权之路铺得更平整——尽管在其他人看来有点莫名其妙。

在中国APP Store商店,《愤怒的小鸟冲冲冲》这款游戏5月22日的下载排名是428位。在2亿人民币的票房面前,这个下载排名多少让人有点不太敢相信有观众是为了等结尾音乐才进电影院的。电影在美国的首周票房是3800万美元,游戏在美国APP Store下载排名在电影上映后略有提升,但是并不明显。

拆分之后,Rovio还能做些什么?

现在看来,Rovio在电影上映前后所做的所有事情,似乎都是为了更好地得完成授权这个业务,游戏在电影面前,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2015年底,Rovio进行了重组,划分为游戏和媒体两个部分。两个部分既业务独立,游戏部门专注于游戏研发,媒体部门更像是中国游戏公司里的娱乐部门,游戏研发之外的所有对外合作工作都归他们。

现在摆在Rovio面前的问题,和几年前似乎有些相同。专注于《愤怒的小鸟》游戏,而忽视开发其他游戏IP是Rovio在前几年营收大量下跌的主因之一。在APP Store上,和Rovio Entertainment Ltd有关的App38个,其中有33款《愤怒的小鸟》游戏,这表示2009年《Angry Birds》成功后这7年间,总共只有5款非怒鸟游戏。

33款各种版本的《愤怒小鸟》,不仅曾经从UI上发生过变化,包括《星球大战》、《变形金刚》、《里约大冒险》等特制版,也顺应潮流推出过跑酷类、三消类、弹射类等不同类型,但是玩家们在此之前就给这一系列游戏打上了“不过是关卡更新,而游戏本质没有变”的烙印。再加上游戏本身黏度不够,属于休闲类手游,也缺乏社交系统,导致玩家流失严重。即是是去年上架的《愤怒小鸟2》,玩家表示“还不如去玩《愤怒的小鸟》”。

现在拆分成两个部门,Rovio高层希望借此让各个部门可以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然而摆在Rovio面前最大的问题是游戏部门什么时候才能给媒体部门提供另外一个爆款游戏IP,要知道《愤怒的小鸟》是Rovio公司自2003年成立以来的第52款游戏。

全球的手游市场经过多年发展,已经过了爆发期,大厂垄断畅销榜,人口红利消失,对Rovio这种老牌手游公司来说,机会变得越来越小。即使是让Rovio自我感觉比较不错的在2015年发布的三消游戏《Nibblers》,也从未进入过APP Store下载榜前列。

2016年Rovio的财报应该会比较好看,但是如今所做的一切,还是围绕着《愤怒的小鸟》的授权在进行。过了这么几年,Rovio的经营思路并未改变。在2016年之后,Rovio依靠《愤怒的小鸟》还能坚持多少年呢?


[文章来自: ACGx]